|
晋江网  新闻   >正文
[ 打印 ]

Adele:从一天25支烟中获得了金子般的嗓音

发布时间: 2019-06-12 04:57:19来源:

若干年前人们兴许还有对Adele品头论足的底气,例如调侃她是如何沾着Amy Winehouse的光走红的,又抑或对她在诸多重要奖项上接连击败Duffy、Leona Lewis等(当时看起来)很强大的对手而感到不服,可现在,人们渐渐没有了这样的底气,整个北美的唱片市场因为她第二张唱片《21》的热销,多年来第一次实现了年总销量的不降反增,而当全盛期的Taylor Swift、Lady Gaga在为新作首周破百万的销售纪录卯足全力、争上通告狂打折的时候,她舒舒服服地交出首周破三百万的成绩单,将战书直接扔给了近半个世纪无人能及的流行之王Michael Jackson。

那时起,一系列Adele“笑趴”的表情包在社交网络上疯狂接力般的流传,而被人们了解的不单是那一首首挂着疗伤标签的成人抒情佳作,还有Adele——这个第一次在格莱美上发表得奖感言时就给Jonas Brothers抛了个媚眼的逗逼姑娘,这个一去健身房就必摆一张生无可恋脸的懒糙女,这个在采访中脏字乱飞、面对整蛊游戏又从不怯场的英国女汉子,这个用一首又一首通俗易懂的失恋情歌,将都市人感动得稀里哗啦的歌手、创作人……

Adele:从一天25支烟中获得了金子般的嗓音

她在商业上的成功对很多业内人士来说仍是个谜,有人说是因为通吃了从Miley Cyrus到Susan Boyle的全年龄段市场,有人说是因为美国人终于对嘻哈、电音等主流音乐感到厌倦,有人说是因为她在采访中透露的粗线条和真性情实在太招人喜欢,也有人说是因为一个绝对杰出的嗓音终究能超越作品,让听众无法抗拒。但无论如何,Adele已经是当代流行乐坛的奇迹,她在入世时一鸣惊人,在失恋中步步为营,而到《25》时,她已在沉淀中与过去和解,为这段历时六年的、传奇般的成长心路画上圆满的句点,“我不会再出一张以自己年龄命名的专辑了”,Adele如是说,“因为我相信三部曲,你出了三部,该停了。”

这几年间,Adele经历了一次声带手术并取消了一次大规模的巡演,生了一个孩子又索性过起了悠闲的居家生活。

尽管她自己号称这几年过得基本与世界隔绝,可每当你问她喜欢什么音乐的时候,她却总能给你诸如FKA Twigs、Alabama Shakes这样的答案——他们无一例外都是独立乐界最令人欣喜的名字。她的短暂隐退非但没有给自己的职业生涯造成影响,反被人们津津乐道地说当代乐坛总算出了一个不假唱、不靠花边新闻蹭头条、不在舞台上边唱边脱的70范儿明星。无独有偶,命运对Adele的善待令人艳羡,她从一天25支烟的恶习中得到了一副金子般的嗓子,从一段糟糕的感情中收获了一张数十年难一遇的钻石唱片,而你觉得声带手术只会给她带来失声的风险?那么告诉你,她不仅没有失声,而且音域还在术后扩高了四度,成就了《When We Were Young》副歌处的磅礴大气。但尽管这样,Adele至今还维持着简约的演出模式——一个人、一支话筒,没有热闹的舞群,只有她Sassy黑人大妈一般的手势在谈吐间洋洋洒洒,和那永远少不了的、与台下歌迷的幽默交际。

《25》被Adele称为是一张“和解专辑”——尽管这在Singer-Songwriter作品中不是一个常见的概念(较普遍的是“分手专辑”),但它勉强可以看作是Adele守住当前目标听众的缓兵之计。换句话说,新作已经跳出了《19》中爵士味Acoustic民谣小调格局、作别了《21》中对乡村乐及布鲁斯的猎取,而是最大程度复制了《Someone Like You》的深情简约,主打女性唱作人特有的柔情细腻。这一次,尽管坊间少不了关于新作过于保守的批评意见,但是无奈,Adele目前还打得起安全牌,而这碰巧又是我们最喜欢的Adele的样子。

在《25》不长的篇幅里,Adele基本保持了歌曲质量的稳定和专辑主题的统一。其中既不乏像《Hello》《All I Ask》这样的成人抒情大作,也有《Send My Love (To Your New Lover)》这种带着诙谐讽刺口吻的小快板,既有《River Lea》这种嵌入夹带合成人声的鬼魅福音,也不乏《When We Were Young》这类情感充沛的思故骚灵。以上这些,清一色都是学院最爱的东西,你可以认为它不会在本届格莱美上笑到最后(《Lemonade》和《A Sailor's Guide to Earth》都是值得敬畏的作品),但《21》曾经将本世纪最好的专辑之一《My Beautiful Dark Twisted Fantasy》踩在脚下,谁也不敢说这次她会不会再度一骑绝尘、并令一些持不同意见的人大跌眼镜。

“我成名后的生活就像楚门的世界,感觉随时都会有人叫停,把我拉回现实中的托特拉姆小镇来。”Adele无时无刻不在强调她对这场突如其来的名利的不适应。她偶尔厌倦巡演,偶尔厌倦位于美国的录音室,想回到英国,和自己的孩子待在一起。在经历Amy Winehouse饮酒过量辞世的打击后,Adele决定将这些伤身的玩意儿统统戒掉,哪怕那曾是她灵感的最大来源。她说,她越来越觉得自己不能死的太快,因为那样会在孩子的成长经历中缺席。

才华、随性、母爱、自信,Adele的所有性格标签,造就了她的艺术和生活。Jennifer Lawrence爱她,Beyoncé爱她,Stevie Nicks爱她,连灵魂女王Aretha Franklin都对她赞不绝口。她对目前流行音乐抱有的兴趣,包括她开玩笑地加入“催Frank Ocean发片大军”,包括她在去年格莱美颁奖礼上对Kendrick Lamar示爱,让我们可以对她的艺术追求充满信心,而我们也定会在《25》巡演结束后再度与她短暂挥别,但她的传奇,会再度降临。


相关阅读:
和记娱乐 www.jnny155.com
责任编辑:
Copyright © 2008-2013, All Rights Reserved
晋江网 版权所有
黔ICP证030609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-20030024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黔)字第80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网文【2010】13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