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
晋江网  时尚   >正文
[ 打印 ]

赤壁之战读后感600字

发布时间: 2019-06-12 13:46:35来源:
赤壁之战读后感(一)刘备败走汉津口,只得投奔江夏。曹操欲请孙权会猎于江夏,共擒刘备,分荆州之地,永结盟好。孙权问曹操大军至襄阳,刘琮已降,又星夜渠道江陵,乃集众谋士商议御守之策。鲁肃欲结盟刘备共破曹操。孙权喜从其言,遣鲁肃赍礼往江夏吊丧。刘备使人迎接鲁肃,鲁肃请诸葛亮到东吴共议大事。孙权手下谋士欲降曹操,诸葛亮舌战群儒,令孙权下决心与刘备共破曹操。初战曹军水土不服,被周瑜大军杀败。曹操派蒋干去说服周瑜来降,不料反中周瑜的反间计。周瑜欲除诸葛亮,叫他草船借箭,诸葛亮借了十万枝箭。诸葛亮神机妙算,早已知道周瑜嫉妒欲至他于死地。黄盖、阚泽诈降,庞统巧授曹操"连环计",诸葛亮借东风,孙刘火烧曹军,把号称八十万大军的曹军烧得焦头烂额,曹操败走华容道,关羽放了曹操。我认为曹操败在自负轻敌,指挥失误。孙刘胜在冷静分析,结盟抗战、巧用火攻,最后这场战争以弱胜强,从此,拉开了三国的序幕。

赤壁之战读后感(二)

话说曹操率大军攻打吴国,于是吴蜀联合抗曹。由于曹军不善水战,孔明周瑜决定使用火攻。先是"凤雏"庞统假意投奔曹操,建议曹军用铁索把船只连在一起抵御风浪;再是周瑜假打黄盖,后者假装降曹;最后孔明推测出东南风将至。风起时,黄盖带数十条船降魏,船里装满柴草。快到魏军时,黄盖点燃柴草,火借风势向魏军烧去。魏军本不熟水性,船又连在了一起,死伤无数。魏军逃跑。孔明在岸上设连环计,杀得曹操四处逃窜,最后只剩数十人。在华容道上,关羽念及旧情,放曹操一马,曹操逃走了。

故事中,孔明在七星坛上唤东南风,正好,三天三夜后风起。他猜中曹操多疑的心态,在伏有埋伏的小道放火烟,果然,曹操率军走进了设有埋伏的小道,可谓是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。

曹操为什么会输得如此惨烈呢?是兵力不够吗?难道他的八十万大军还胜不过孙权的三万人马。是曹操轻易信人,先是中了庞统的连环计,再是信了阚泽的诈降书;是曹操太轻敌,仗着自己人多,周瑜人少,就一定会获胜,掉以轻心使曹军大败;曹操的多疑也是失败的重要所在,看着烟雾腾腾的小路和风平浪静的大路,怀疑是诸葛亮在引诱他,于是偏往藏有埋伏的小路前行。

赤壁之战一个以少胜多的战役,制胜的根本在于诸葛亮聪明的神机妙算、周瑜足智多谋、曹操的听信谣言。

这也让我懂得了:一个人不仅仅要拥有聪明的头脑,还要学会做任何事都不能够掉以轻心,不能够听信他人未经过证实的话。

赤壁之战读后感(三)

三国时期,好汉数不清。许许多多的三国人物深深地印在了我们的脑海里面,诸葛亮、孙权、曹操、刘备、关羽、张飞、周瑜、刘表、黄盖……这些人物个性鲜明,令人佩服。在这次的赤壁之战,诸葛亮说过:"时机已到,只欠东风"真是令人佩服!

这次的战役,曹操大败!为什么?因为他认为自己已经胜券在握!而诸葛亮他们却早早打好了如意算盘。虽然曹操的军队人数众多,可是熟悉水上战斗的人却少之又少,()而周瑜他们的军队食粮充足,还有诸葛亮和周瑜两位大将通力联合,使得吴蜀联军士气大增!(*^__^*)在谋略上,诸葛亮不必曹操差,他们两国的实力可以说是不分上下!但是在这场战役中,曹操中计了!只因他太过于自信,而忽略了别人的真正用意,唉!可谓:糊涂一时啊!

我读了这篇文章,觉得一个人不要太过于自信,也要去体会一下别人真正的用意!

赤壁之战读后感(四)

大家应该都都知道,在三国里,有一场轰轰烈烈的"赤壁大战".看完三国后,我一直对这场战争记忆犹新,难以忘怀。现在,就让我告诉你们我看了"赤壁之战"的读后感吧!

赤壁之战的主人公是周瑜和诸葛亮。他们都是三国历史上的风云人物,也是我的偶像。这一场赤壁之战,更是使他们闻名天下,也更加坚定了在我心中的位置。尤其神的是诸葛亮竟然"借"到了东风。

看完赤壁之战后,我对周瑜和诸葛亮的聪明才智佩服得五体投地。他们什么都算好了,就连东风也"借"到了。这一仗,可是把曹操的"百万雄狮"给"烧"得一无所有。曹操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节节败退,看着自己多年来的心血被化为乌有,最后在几个旧部的掩护下狼狈逃走。周瑜与诸葛亮都是绝世英才,只可惜周瑜心胸狭隘,嫉妒诸葛亮的聪明才智在他之上,一直想要加害于他,最后因中箭伤而死。说实话,我觉得周瑜的才干并不在诸葛亮之下,可惜他就是没有诸葛亮那样博大的胸怀,太可惜了。

赤壁之战将令世人永记于心。

甲午海战读后感地道战读后感大江保卫战读后感

[赤壁之战读后感600字]相关文章:


相关阅读:
九州娛樂城 http://tsts777.com
责任编辑:
Copyright © 2008-2013, All Rights Reserved
晋江网 版权所有
黔ICP证030609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-20030024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黔)字第80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网文【2010】13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