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
晋江网  教育   >正文
[ 打印 ]

小伙饿晕在重庆火车站 醒后兜里多出2900元钱

发布时间: 2019-07-11 01:28:19来源:

小伙饿晕在重庆火车站 醒后兜里多出2900元钱

乔天保讲述他在广场上晕倒后遇到的一系列感人故事

甘肃庆阳的乔天保跌跌撞撞来到了重庆,内心满是苦涩,他想在这里扎根,却不够顺利。他揣着仅剩的10元钱和一张火车票,打算离开……

昨天,我们和他见了面,透过衣领中间,脖子上清晰可见三块拇指大小的深红色淤青。但这对他来说,并不是伤痛或疾病的印记。它们的出现,或许变成这个29岁年轻人漂泊生活的拐点。

烈日下围着火车站转

晕了

“民警,有个男的在站前广场上晕倒了!”乔天保记得自己晕倒时听到了这句话。前天下午6点左右,他已经在火车站转了一下午,走到站前广场轻轨出口处,他突然觉得双腿软得不行,抱着一根路灯柱子喘气。没隔多久,他侧身瘫倒在地上。

一个带孩子的大姐第一时间走到他身边,接着,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。“肯定是中暑了,”旁边开小超市的陈先生也看到了晕倒在地的乔天保,凑了过去,带着店里卖的矿泉水。

迷糊中,乔天保听见有人在喊,“谁是医生,有没有医生?”

火车北站派出所值班民警端瑞东接到报警,几分钟后就赶到了现场。他到达时已经听到乔天保模模糊糊在喊饿了,正打算去给他买点儿吃的,就有三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递过去几个面包,还有四五个人不约而同拿来饮料。

过路的有人给他揪痧

醒了

吃过东西,乔天保完全清醒了,他才感觉到脖子上有些发红发烫,伸手摸了摸。“有个男的给你揪的痧。”开小卖部的大姐告诉他,有个穿白衬衣、身材魁梧的先生拨开人群,在他脖子上用力揪了好几下,见他醒了,转身就走了。

随后,又有一个中年妇女端着一杯解暑药放在乔天保身边,还拿来一个塑料袋,里面有藿香正气液、葡萄糖。

乔天保坐了起来,用微弱的声音说着谢谢,鼻子有些发酸。他告诉端瑞东,上个月,他从甘肃来重庆找工作,身上揣着600元,但老是碰壁,眼看钱用完了,无奈之下,前天上午,他来到火车站买隔天的票回乡。身上仅有10元钱,他不敢吃饭,也不敢买水喝,就空着肚子在太阳下走着。实在太饿,他想先找份给饭吃的零工先干着。几个小时下来,工作没找到,腿却越来越软,最后饿晕了。

衣兜里多了2900元钱

哭了

乔天保正说着自己的不顺,一个围观许久的男子忽然掏出一叠钞票,塞到乔天保上衣兜里。端瑞东说,那个男子大约一米六高,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皮包,留下一句话,“你要是找不到工作,可以考虑跟着我干。”说完便走进了候车大厅。

晚上7点,乔天保终于恢复了体力,坐公交车到了沙坪坝。他打算把那位大哥给的钱先存起来。“我一数,2900元,眼泪当时就流了下来。”乔天保没有想到,最绝望的时候会有人这样帮助他。他从民警那里要到了好心人的电话,拨了过去。

“不用谢我,我只有一句话,今后做个好人。”乔天保听着这句话,把它印在了心里。昨天,记者按着那个号码打过去,对方挂断了,了解来意后,对方发来信息说,“搞错了,没有的事。”记者再次确认,发现乔天保的确是用这个号码和他联系的,据查,号码归属地是重庆。

记者 韩希 陈林 摄影报道

“再苦再难,我也会做个好人”

乔天保说,其实他5月份就来过重庆,找了很久工作,终于在沙坪坝一家啤酒城落脚,刚有了起色。不久,母亲在西安病危,老板劝他先回去看望母亲,还给他多结了一个月的工资。他记得很清楚,临走前,老板特意为他做了顿饭,几个工友从紧巴巴的工钱里拿出两百块给他。“当时特别舍不得他们,不知道离开以后又会是什么样。”这段不长的打工记忆,让他对重庆产生了特殊的情感。办完母亲的后事,他决定再来重庆,也就有了前面的那一幕幕。

现在,他开始盘算新的生活。“我想先找个便宜的住处,买一两件便宜的新衣服,找工作时,要穿得整洁点。”提起那2900元钱,乔天保说,他只留了300元在身上,省着花。他要留在重庆,尽快找到工作,等到能养活自己的那天,他打算把那笔钱捐出去。

昨天,炎炎烈日下的龙头寺火车站站前广场上,我们结束了对乔天保的采访,他抬头望了望天,“再苦再难,我也会做个好人。”


相关阅读:
ag专门对打赚反水论坛 www.773n.com/webv1pLE/35961.html
责任编辑:
Copyright © 2008-2013, All Rights Reserved
晋江网 版权所有
黔ICP证030609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-20030024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黔)字第80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网文【2010】136号